为了孩子移民,他们后悔了吗?

为了孩子移民,他们后悔了吗?

Bear Liu's photo
Bear Liu
·Oct 25, 2018·

1 min read

Dating-Divorced-Dad

移居国外的奶爸有什么困惑?

狗熊来到新西兰后,经常有国内的兄弟和朋友们私信问我一个问题:怎么才能移民呐?

这个问题当然不容易回答,每个人情况不同,可以采用的方式和手段不同,具体的答案也不同(不然还要那么多移民中介干嘛)。但有一个问题,是在具体移民问题之前,必须询问自己,也必须有一个答案的。我发现,对于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惊人地一致。

这个问题就是:你为了什么移民?

我听到的几乎全部相同的答案是:为了孩子。

不论是来自北上广一线城市的技术男,还是二三线城市的打工族,甚至还没有孩子的朋友们,给出的答案都是:为了孩子。

为了孩子移民,就意味着要舍弃国内的资源、积累和优质,去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重新开始奋斗。这时你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年龄渐长与工作经验不足,而是在资源、信息、文化和最基本的交流方面,都被打回到刚毕业时的状态。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否值得?移民之后,会后悔吗?到底孩子在国外生活,能有什么样不一样的收获?这样的收获,是否值得我们做出放弃自己现在生活状态的移民决定?

说实话,大狗熊在移民新西兰前,其实并没有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原因很简单:当时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并没有真正体验到在国内国外哺育孩子的区别。

到底为了孩子出国移民,会不会后悔呢?

我自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同样有很多困惑,也想听听朋友们的回答。熊爸的朋友圈里,最可能有让我产生共鸣的答案的,就是认识多年的老友,同样是为了孩子出车,目前与家人在加拿大定居生活的友藏。

身在加拿大 + 两个孩子的奶爸

友藏是国内大火的科技播客《友的聊》的创始人,在几年前和太太、女儿一起,移民加拿大,又在加拿大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在暂别友的聊播客几年之后,友藏开始主攻 YouTube,目前产量与成绩都非常了得:短短一年的时间已经制作了 130 多个视频,也收获了 10000 多位订阅用户!(狗熊看看自己 3 年多前就开始的,目前只有 5000 不少订阅用户的帐号,微微叹了口气……)

友藏作为同狗熊一样,一个 “半路出家” 来到新国家的成年人,身处中西两种文化,自己本身都还在经历着文化的适应与学习过程,又如何对待下一代在新环境下的教育与成长这件事?

在一个万籁俱静的深夜,身在新西兰的大狗熊,与身处地球另一端加拿大的友藏,再次连线。这次我们没有聊科技,也没有聊移民,而是聊关于育儿的话题。深夜的话题似乎有点沉重,但我们都一致认为:孩子会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为了他们做出的选择与决定,都是值得的。当爸爸妈妈的朋友们,这期节目值得一听。

我们的连线,聊了一个多小时关于爸爸与父亲、孩子的教育、身份与语言的认同等等话题。如果想要听到一些确定的答案,抱歉可能会让你失望,因为很多身为爸爸要面对的问题,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答案。这不是一期指导型的知识干货分享,而是一期 “陪伴型” 的节目。所有当父母并碰到问题的朋友们,你们并不孤独。这些问题过几年再回头看,也都不是事儿,因为那时的你,还会有其他头疼的问题需要面对。

讨论的话题

  1. 各自子女情况?
  2. 国内的 “隐形” 爸爸
  3. 你带孩子最大的正面 / 负面感受是什么?
  4. 带孩子的心得和技巧分享?
  5. 纽村、加村、土澳和土美帝 - 国外的孩子不精明吗?
  6. 最喜欢和孩子做的事情是?
  7. 国内国外长大的孩子,优势、劣势分别是?
  8. 给两年前的自己提一个带娃的建议,你会说什么?

奶爸观点集:

友藏

我在中国带大女儿娜娜时,老实来讲,并没有太多作为爸爸的体验。当时在国内,有保姆,白天晚上的事大部分都让保姆做了,甚至连晚上睡觉都是和保姆睡。我仍然更多操心工作。直到我的儿子出生,我才真正全部体验了一下作为爸爸的完整感受。(大狗熊评:就像一个游戏玩了两个版本一样)

大狗熊

我是发现作为爸爸,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是在几个月之后你和孩子有一定互动的时候。头几个月你是全程懵逼的,每天都要处理各种事情,能应付到不崩溃已经很不错了。

友藏

我觉得 “爸爸” 和 “父亲” 是两个不同的角色。“爸爸” 是一个具体干活儿的角色,做的是换尿布,洗澡之类的事。而当孩子稍微大一些的时候,你干的已经不只具体的活儿,而是需要输出你的价值和思想给孩子,你发现,我擦!我不能说脏话了!我不能做出不希望孩子模仿的事情了!这时,你的身份也就慢慢变成了一个父亲。

我最希望我的孩子能独立和自信。

大狗熊

我其实很羡慕西方那种在自由的环境下长大,能大胆自信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的思维方式。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习惯了凡事会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与想法,这有时会是我们的负担。

友藏

我在家里最羡慕我的孩子,他们可以在一个容忍度很高的环境下长大,能够允许各种可能性,甚至是一些错误。6 岁的小孩,除了背 99 乘法表之外,也可以允许他喜欢去背化学元素周期表。

大狗熊

我一位朋友和我聊,在国内带孩子最大的痛苦,就是无法抗拒学校和大环境的价值观。

友藏

比如 “少年先锋队” 这事,就最多只是一个可选项,但在国内是一个必须选项。我保留不让他加入的权利。但如果我真在国内,可以还是会认个怂,包括家长微信群也是这样。

大狗熊

我觉得在国内做家长真的不容易,除了自己要做榜样,还得自己维护自己的心理健康。

……

你如果都读到了这里,那还不干脆点上面的视频,或是点击 “阅读原文”,去听听我们的其他观点吧!

Diversity youzangtalk-001 youzangtalk-002 youzangtalk-003 youzangtalk-004 youzangtalk-005 youzangtalk-006 youzangtalk-007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