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养了一群小蜘蛛!Weekly第11周 / 狗熊有话说

我家养了一群小蜘蛛!Weekly第11周 / 狗熊有话说

Bear Liu's photo
Bear Liu
·Mar 14, 2020·

2 min read

IMG_4505

以下是每周狗熊写的中、英文短贴里,值得再次回顾与分享的内容。这是一份我的每周零散心得与学习收获的汇总列表,只要五分钟,就可以获得我一周的收获。请于博客 blog.beartalking.com 查看更多

中国人好像不太有导师的概念?

今日随感:有人在LinkedIn发私信问我能不能做他的UX导师,真心不敢,自己都还在初级阶段呢。倒是借此发现一个有趣的话题:中国人好像不太有导师(mentor)的概念?

一些传统的艺术学习领域,比如音乐、舞蹈、戏剧,还是有导师的概念的,经常听到xxx是“师从xxx”,但似乎现代技术领域,比如程序员,就不太说这个,虽然程序员肯定有自己敬佩和学习的对象。

设计师还是部分有导师这个概念的,一个好的设计导师,对于职业的帮助特别大。我观察国外的职场,找mentor算是很普遍的情况。mentor可以帮你指出问题,提出建议,进行一定的evaluation,这是很宝贵的。有些导师是有偿的,但大部分是无偿的,作为一种回馈行业的方式。当你处于初级时,找导师,当你具备中级或资深水平后,做别人的导师,于是就在这种你帮我我帮你中提升。

我觉得国外的导师比国内流行的一大原因,是洋人比较分得清,不会超越距离,有问题也摊在明处说。比如一些导师,就是每月一次喝个咖啡,听听你的当前问题,指出一些重点,给一点建议,不会是那种所有问题都帮你解决的。国内情况就复杂了,甚至有人找导师是抱着找干爹的目的去的。

欢迎探讨😊


今天中午不「吃饭」了,吃这个:测试一个新西兰本土创业品牌的代餐产品。500ml的一杯代餐,可以补充一天人体所需25%的营养,另外据说可以4小时内不会感觉到饿,单份450大卡。测试后如果效果好,我就拿它每天代替一顿饭:)

IMG_4583


狗熊在职场的二周目

作为一个高龄非科班人士,在新的国家重新混职场工作,困难当然不少,但我现在更喜欢用玩游戏的二周目来类比:敌人变猛了,补给减少了,直观感觉当然难度增加,对于新手直接是噩梦,但对于已经通关一遍的老鸟来说,并没有那么难,因为有一些规律,或者说是通关模式可循。

其中一个通关模式,就是真正理解一些重要的行业概念和术语,能用自己的语言讲述,有适当的例子。任何行业都有专业术语,很多时候人们谈论它们,但却并没有真正理解它们。把时间花在research和discovery上,一开始会很慢,但当你真正搞清楚一些概念,以及它们具体在你的公司是如何应用的,往往你就会发现一些别人没有注意到的点,你的观点和意见也会变得更有份量,成为项目的重要stakeholder。

我自己目前就给自己制定了一个长期的计划,目标是全面理解所有UX设计与商业开发环境的重要概念、方法、原则,能随时向任何没有背景知识的人解释,并至少有一个相应的实例。这是构建自己的知识框架体系的其中一步。之前有一天写的贴“Best practices for learning structural knowledge"就是关于这个的。目前是第一个实践周期(两周一个周期)。两三个周期后,会分享具体的经验。

说到这里,好像我还没分享过目前我在用的“个人化敏捷型项目管理”方法?(听起来完全不像设计师会用的名称,一点也不性感哈哈)这是我在新年假期期间自己设计并执行的方法,全面取代了用了10年的GTD,效果嘛,简直是二周目!最近先找时间分享一下这个吧。


带闺女去逛商场玩滑板车,结果我自己迷上了一辆通勤用的。回家和老婆一聊,被无情滴扼杀:“以你的运动细胞,在city滑这个摔伤几率极大啊”,想想我的昵称,嗯,再议。

IMG_4581


搜索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

今天工作上花了一个多小时,把一个静态的位图下载图标做成了矢量的,动态的图标。只有24x18像素大小的一块区域。重要么?看从什么角度。从直接满足用户需求的角度,很难说这个gif图标有多重要,但我有个不主流的观点:IxD很多时候会是我们使用产品的情感亮点,值得花点时间做。

再说我之前做动态图标还是在国内自己开公司的年代,早就忘了具体的做法了。借这次实践,复习了一下Illustrator位图转矢量的技巧,AfterEffects做动图的技巧,用Principle再把动图合成到产品原型,技能复活。

忘光或是根本不会的技能怎么办?Google查呗。比如今天这个,查一下 "how to convert png to svg with Illustrator", 第一个问题就解决了。我现在觉得Google加上YouTube,可以学会所有领域的基本技能。

所以很替伸手党们可惜。搜索解决问题的能力在这个时代实在太重要了,但有那么多人却不具备这个能力。


When the economy is strong, it’s a good time to sell things. When the economy is weak, it’s a good time to build things.

Evernote创始人Phil Libin说的


发点正能量(?) 家里某不常用的橱柜,蜘蛛妈妈生了一窝蜘蛛宝宝,母子平安(截止拍照前) 家里两个密集恐惧症患者已经崩溃

IMG_4499


科幻脑洞

一直喜欢科幻,以前就喜欢瞎琢磨碰上重大自然与环境变化时,个体可以怎么办。

这些重大变化包括但不限于:

  • 2012式的地震海啸
  • 彗星撞地球
  • 外星病毒
  • 克苏鲁怪兽从异次元入侵
  • 某些物理法则变化,比如水的比重(有篇科幻就是这个,极精彩)
  • 外星人要修星际高速公路,地球挡住了路线,需要暴力拆迁(是的道格拉斯大叔的脑洞……)

消耗了多年的脑细胞,目前看来,个体没有任何办法。渐进式的危机,还可以有些策略。

最狠的还是《死神永生》的二向箔攻击,全灭,连记录的意义都不存在了。

唯一想得到的策略,听起来特别鸡汤:珍惜每一天,活得不后悔……


国外疫情严重起来了,我发现自己又开始“社交媒体过度共情”了。每天刷社媒时间超过两个小时都多,不好,又得删掉一些客户端,开始自我控制了。


The best ophthalmologlst

睡前翻看李文亮医生的最后一条微博留言,刚看了一两页就眼泪哗哗地流啊……那么简单的文字,为什么会那么有力量 -w551

Dr Wenliang Li, the first whistle blower who warned us the Coronavirus, had been infected and passed away last month. Many people cried that day, including me. Recently another thing about him made me into tears again. Under his last Weibo post, there are 600k comments below, and almost each of the comments shared a story from a real person. People shared their life, love, regret and hope in the comments below. They are all written in plank language, but the emotions are so touching.

Another extraordinary thing: Weibo is not a peaceful place, people always argue about different things, sometimes the comments for the post are quite mean. But under Dr. Wenliang's last post, you can always see people encouraged each other. It never happened before. Many people cried when read these comments, and felt hope again. It's called the online Wailing Wall for Chinese.

Dr Wenliang was an ophthalmologlst. Perhaps he was the one, for he brightened millions of people's eyes.


WWDC会全程免费么?

开发和设计的朋友们应该都听说因为covid-19 ,WWDC将全部线上进行的消息了。刚刚看了下官网,其中一句:全球开发者社群的全新体验。 这句话的意思:要免费?往年光是门票就几千块,还别说往返机票住宿了。有意思。

Did you find this article valuable?

Support Bear Liu by becoming a sponsor. Any amount is appreciated!

Learn more about Hashnode Sponsors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