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ler的新冠

Bear Liu's photo
Bear Liu
·Jan 9, 2022·

1 min read

我在纽约的学生上周新冠痊愈了。他的经历应该是普通美国人与新冠接触的标准状态:

生活在高发区纽约,居家办公加偶尔去办公室,办公室工作时全天戴口罩。有天感觉不适,用家用自测测剂测出阳性,马上通知公司,然后在家休养。他老婆也中招了。

他和我聊天说,真心难受,有两天就是睡在床上啥都不想动,感觉像是超级严重的感冒。他说他有些朋友一周就好了,他和老婆大概两周左右。

如果在家时出现很严重的情况,才会去医院。普通人也会自我评估,去医院的感染风险更大。除非是需要上呼吸机那种。

前几天我和他聊天,他已经开始工作了,讲话过程中偶尔会咳嗽,但气色和状态已经没啥区别了。

西方国家目前更多靠群众的自觉意识来处理疫情(也没有其他办法),比如家用测剂可以让有症状的人自行测试,出门口罩。新西兰这边有疫苗证书在餐厅等地方需要出示,美国因为民意反对,很多州连疫苗证书都不用。所以基本就是口罩、加强针、自行测试加患病后登记并休养,严重症状的救护车或是去医院,社会继续运转。

我个人觉得最终还是无法通过封锁来解决问题。国内的封锁是靠国家机器强行运转来进行的,西方做不到。

宣传口号说“为了抗疫,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

只是那些具体的人,我们自己,家人,孩子,宠物,财产,是上面口号里的“我们”,还是“一切代价”?

不多说了,就此打住。

 
Share this